lv5武僧阿盖

陈词滥调最真。
————
真的不用叫太太,直接叫紫杀就好了。我只是个自闭小透明啊!
————
全部cp都吃互攻。
吃是一回事,产是一回事。
————
qq和评论都不常看,有事请私信,很好说话,可以帮的忙我都会帮。
有急事可以去推上找我。或者发邮件。置顶有推指路。
————
商业合作请洽boccaroteapot0102@gmail.com
我会有恰饭的机会吗,没有。

【梦的记录】高阶大魔法师和上古文明

梦见自己是高阶大魔法师,因为遭遇了什么事,一蹶不振,开始游历。至今不知道遭遇的是什么,总之就一直非常非常悲伤,精神有点恍惚,但是脸上总是很轻松总是笑着的。这个高阶已经到什么程度了呢,就是能做到永生,且一个响指就能创造生命。但我一直都很喜欢开小号,所以在路上一直都是假装自己是一个稀奇魔法职业的3级新人,菜鸡冒险者。

这时候我已经游历了几百年了,身上装备也都很破旧,在破旧的闹鬼驿站歇脚,遇见了一对姐妹,妹妹很小,才五六岁,姐姐二十左右,是个物理近战输出职业,十几级左右这样。

我因为没有什么抵抗意志,正在玩鬼,而姐姐以为我要被杀了,拼死冲过来救了我。

就这么上路了。

我们旅行到了我那个时代的建筑遗迹,就是运动场。

我跟妹妹解释说,曾经人们会在这里集会,在这些赛道上比赛速度,还有其他的一些活动,来比拼肉体强度。

小孩就觉得他们好傻:没必要啊,直接比较他们的等级数字不就好了?

我:过去人们没有等级系统,学习一个职业就只有靠练习和读书和天赋和运气。也没有经验值,因为他们永远没法从过去学到任何东西。所以他们在几千年前的大灾变中绝大多数都灭绝了,他们也不管大灾变叫大灾变,用他们的语言说,那个叫核战争。而他们还是有优点的,按照他们旧时的学习方法,才能突破等级的限制,我们任何职业满级只有40级,只能使用特定的那些法术和技能,但古代人运气好的话无视数字,创造新的法术,或者将它们组合使用

小孩:那这么说古代人很强咯

我:没有,他们和现在的人们一样,只是没有数字,活得更迷茫


梦的中期我们旅行到一座小城,城里有很多大湖,富人很富,穷人很穷。我们出去买早点,在市场上跟一个摆摊的大婶攀谈起来。因为我没带钱,钱是飞行奇种龙的眼睛,我也没有。我就跟大婶说,我是魔法职业,您有什么需求您说,我帮忙,抵这顿饭钱。

大婶:有职业的啊,我也不了解这块儿,我就想知道,我这边也想卖橘子,但所有能采摘到橘子的地方都被人占了,我想你能不能用魔法给我变个摘橘子的法子,让我以后有橘子卖

我想了想可行的操作都觉得麻烦。于是问清了大婶可行的地点,用生命魔法给她种下并催熟了一颗橘子树,一颗梨子树。

梨因为一树梨花压海棠的典故,在核战争前的文化净化活动中因为道德问题被从这个世界抹除了,模因层面的抹除,它不会出现在任何书和记录里,人们将不再记得或知道它的存在,这个决定是全体98%的成员投票表决的成果。那时候模因抹除投票是这样的,少数服从多数,多数往往都是支持对这样东西进行模因抹除的,而投票完毕后的少数也会一并被进行模因抹除。所以基本上记录人数不存在少数派,都是全体60%一致同意将LGBT进行模因抹杀,全体90%同意将hk人进行模因抹杀,全体51%一致同意将湾家人进行模因抹杀,全体51%一致同意将同情hk人的人进行模因抹杀,全体51%一致同意将月薪6000以上人群进行模因抹杀,全体51%一致同意将穆斯lin进行模因抹杀。全体51%一致同意将非党员进行模因抹杀。到最后是全体3/5一致同意将模因抹杀技术放在核弹中,将我们整个国家只剩五个人的惨剧全部复制给其他国家和地区。

而且这五个人还不是因为三观完全相同,他们是最会随大流的,自己的意见和大多数有任何不同,就会立刻主动洗脑自己,让自己改变观念,因为知道不然的话自己也会像异见者的声音们一样被消失。但五个人里选大多数还是太难了,因为人可能没有勇气,但总有人有底线。


回忆起这个让我更丧了。

我因为要去一个危险的地方,就离开了姐妹二人。

找到了一个枯竭的深渊湖跳下去,穿越了位面,来到了一个终日电闪雷鸣且永远是黑夜的城市。这里是由铁链和活动的铁笼子囚室组成的,构架是一个巨大无比的五层结构,每层之间都阶级分明,鄙视链底层是第五层,是城市的最上方一层,装着囚犯的铁笼子囚室被用作天花板,士兵和管理者们通过笼子的缝隙和囚犯们充当的诱饵,使用长枪长矛来抵御从天空进犯城市的飞行奇种龙。越往下越安全。

我来了之后因为没有证件,被直接丢进第五层的囚室,结果第五层的最高长官在我脚下路过,我们互相认出来了。

我就问她:这几百年里发生了什么?

原来这个地方是我创造的,整个位面的生物都是我几百年前因为孤独创造出来的,那时候这里是伊甸园式的理想国,大家都原始而资源丰沛富足。有点像物资充足也没有瘟疫和战争的中世纪。

这个第五层的最高长官原本是我任命的教堂圣女,是五个不会死的npc之一。

她说大家开始发展科技,炼铁,之后借助在世界本源发现的魔法结晶,学会了魔法。当然这个魔法和别的世界的魔法不一样,这是这些npc们独创了一套科技和魔法融合起来的体系,文明极速发展,一切都变得蒸汽朋克了起来。然后当飞行奇种龙开始被爆炸实验造成的空间裂缝吸引过来,入侵了这个世界,这个五层堡垒就建好了。

我也挺无语的了。你们怎么一个个的都点亮科技树之后都立刻搞爆炸实验研究炸弹。

这个最高长官就是总不听指示,总是失误,从第一层核心人物一直被贬,一层层贬下来,再失误一次就会被丢进囚笼里了。

梦的最后她恳求我帮助他们抵御飞行奇种龙,我拒绝了。

两个原因,原因一是这已经不是我第一个创造又搞砸了的位面了,缺乏正确的引导就会这样。而且需要时不时的创造英雄人物丢进去,否则一切一直都会变糟。但是我又厌倦了手动创造集善良,智慧,正直和勇敢于一身的英雄进去,想看看几百年不干预会不会自己从群体里诞生,于是放手了。每次放手都失败了。这尼玛,末世之前总能看到一两首我劝天公重抖擞,我太累了。

原因二是,飞行奇种龙是当年经历模因核爆后幸存下来的变异人类。我下不去手。

这也是我一直身上没钱的原因。

我连摸都不敢摸。那不是杀了之后长经验的怪物,是我的同胞。


哪位朋友知道怎么把lof版本还原成旧的吗……

自从用了新版我一直受不了这个排版,就是我的排版习惯是文前的那些警告和说明都要中间不留空行,过去的就可以手机编辑成这样,现在一直不行,深夜啃腿肉几乎被新文的排版丑到想要删文。

或者哪位朋友有旧版lof的安装包可以分享给我一下吗……安卓系统……

我哭了……

一个冬妞叉的口嗨。

希望不要缩图太严重。

奇异的是攻方性转后仍旧还是冬叉意味,还不是女A男O。

我也要玩!我也要玩!【跳跳】

这段时间在填老坑。有哪些老坑呢……冬叉的一篇蒸汽朋克au,又是九头蛇统治下+移动堡垒的设定,人们都生活在一个巨大的金属城市里,城市在平坦宽阔的荒原上向着一个方向始终移动,如果停下来城市就会死去坍塌,有的人一辈子都在看落日,从未见过朝阳。另一批人的文明退回农耕时代,在被核辐射浸泡着的土地上播种和繁衍,努力地适应,在被堡垒人的一次次劫掠中苟且偷生。

冬铁的一篇万能灵药。这个很神奇,原本我只想写队长去世的if线里,冬兵被神盾回收之后,神盾又走上九头蛇的老路。主题就是队长的主张,权力就会让人腐坏,爱和坚持永远是拯救一切的万能灵药。托尼捡到了被搞坏的冬哥,然后将他送去了瓦坎达,做了如果队长在,会做的事,将冬哥修好了。……结果写到现在我开大了,我现在想把灭霸加进去了,正传里的基妹拿了水晶逃到了这个平行时空,现在铁罐他们要在没有队长的情况下处理灭霸危机了……但我不是罗素,我头脑简单直来直去,会直接让他们无伤通关。

还有一个冬鹰。神盾冬哥和九头蛇鹰眼,翻转身份,但是闷骚的还是闷骚,嘴炮者仍旧嘴炮……冬哥去战区执行任务保护重要人物,啾接到指令去处理冬兵,两人都没完成任务,甚至还在废墟里打了一炮。临别时鹰眼知道自己任务失败回去要被重置,就把自己的名字告诉了冬哥,说放在你那里,这样即使我不记得了,但你也会替我记得。

还有一个莫天使。时间跨度还很长,最开始她们两个在守望先锋就搞在一起了,梳着齐耳短发的小白兔研究生齐格勒进入了守望先锋实验室学习,在她之前实验室里已经有一个人了,暗影守望里的莫伊拉博士。安吉拉成为了正式员工,并且攻略了莫伊拉博士,莫伊拉却因为极端的研究方向而在学术界变得恶名昭彰,爆炸后离开了守望先锋,跟齐格勒大吵一架之后去了绿洲城。十几年后安吉拉已经在外面单干,是个独立的战地医生,从过去躲起来抽烟团战过后拉五个,变成了开大之后武装直升机六杀,这时候她遇到了绿洲城派来的维和部队人员,其中就有绿洲城大使,莫伊拉博士。

说实话远哭4的那个红色鼠尾草和头号玩家的那篇我也想填,但是时间太久忘记人名和地名了。

所以说现在还有人看莫天使吗……其他两个我都有基友直接等着投喂,莫天使就……真的太冷了……我不知道谁还吃了……

拜托了如果有人吃的话说一声……

会很好吃的哦……这对儿百合真的会很好吃的哦……我真的很少搞年上cp但是莫天使是真的好哦……




【日记】这些日子我因为太丧了所以在干什么

不写文。弱鸡不配写文。我写文是在侮辱cp。

我在古希腊跟希罗多德一起航海来着,也不为什么,就是穿越花田和观察月光下的斯巴达城,并且一遍遍同步鸟瞰点。我把家人已经都收为船员了,爸爸,妈妈,弟弟,和新弟弟,因为这样可以证明爱和理解可以超越民族和立场和信仰和仇恨,即使经历无尽苦难和伤痛,人和人也会为了最纯净的温情和希望重聚在一起。

还追寻着古代文明挪曼人的历史遗迹在宇宙毁灭的最后22分钟里搞清楚了世界的历史和诞生的原理,且在太阳爆炸之后进入宇宙之眼创造了新的宇宙,只为了作为这世上唯一一个,同时也是最后一个和第一个智慧生命体,能安静地在森林的篝火旁烤棉花糖。

因为我怀旧所以还在仙女座星系里和改造体战斗,作为开拓者为和我同行的太阳系难民们寻找一个个宜居星球,在新的星系开始新生活,与土著居民打好关系,了解并接受无论时代如何,身处何地,只要是智慧体,即使不能共通情绪和文明,但永远可以共通同情,希望,和爱。

然后我还在努巴尼推过车,66号公路护送过Echo,伊利奥斯的深井里和漓江塔下有我的尸体(?而且说实话还不少)。我还在星露谷一整天一整天地钓鱼,每天站在院子里发呆,等待一天过去,只为了亲眼看到初春种下的草莓长成硕大无比且娇嫩欲滴的果实。我还在街上当流浪汉,用命翻找整座城市一个接一个的垃圾桶,只为了寻找一些可燃烧的东西帮我度过寒冷的冬天,或者一些从高级餐馆出来的残渣剩饭来填报肚子。顺便一提我又去了一趟奇拉特,单纯就是想念尼泊尔的雪山,我坐在父亲给我在这片美到极致又野蛮蒙昧到极致的丑陋土地上留下的遗产庄园的门口,静待日出的阳光将喜马拉雅的雪线染成灿烂的玫瑰色。我还去了核战过后的西伯利亚,在地铁隧道里和纳粹与老布尔什维克周旋,并且在那些闻声而动的怪物间狼狈逃窜。听说有了庆典所以我也顺便回了趟哈兰,同时在质疑为什么别人玩的都是跑酷游戏,我玩的是真哈兰无双。

创作和故事永远是世上最好的东西。

是这些东西告诉你,你自己很小,你生命中走过的那些历史和路程都很短,你的世界只是小小一块,在这之外,有无穷无尽的瑰丽星河。当你注视那些宇宙,就不再觉得自己的不幸值得赘述。

对,就是我又在狂玩游戏且没有看书。而且我动手写这篇文章的唯一原因是我的神海正在下载安装,我的ps4连WiFi有点慢,花时间有点久。

其实顺便我想推荐一个游戏,steam平台上的。我好久之前入的了,这两天状态不好又拿出来玩了一遍,尤其是玩到结尾又叫我喊口号,我跟着喊了一波口号,觉得还是要坚持下去比较好。

所以想起来推荐,名字叫When the Darkness comes。诶,目前没中文,但文字量很少,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这个游戏仍然也是有抑郁焦虑等状况的朋友最好不要游玩,只要你曾经真实经历过抑郁/焦虑/惊恐发作,你在游玩途中绝对会被勾起回忆。我上次给朋友推荐了the static speaks my name,只是因为我对这个狗游戏共鸣太多并未想太多(即使至今为止static也仍然是最能让我共鸣的游戏),结果引起了朋友强烈不适,我这会回长记性了,我先警告。

这个游戏不像上述那些游戏里有剧情或什么其他的东西,会有玩家觉得整个游戏没意义。

推荐这个游戏的原因是,它的表现手法真的太厉害了。

我从没见过能将心理疾病和极端状态通过游戏的手法表现得这么贴切的作品,上一次我还是在What Remains of Edith Finch里看到这种表现手法的影子,但伊迪芬奇家的遗产这个游戏相比之下有完整的剧情和内容,这款游戏重在通过这些表现,直接使用游戏本身与读者对话。如果你有幸从没有患过重度抑郁等糟糕的心理疾病,又想要大致了解一下自己身边不幸患病的朋友,或这类群体的感受,这款游戏是你的不二选择。

我第一次玩到在黑暗中走楼梯那段我哭了,真的太像了,就是那个样子,你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有濒临坠落的极限边缘,才知道自己还在楼梯上,还没有落下,一切都太紧绷了,无数次就只能停在边缘,不想继续因为害怕坠落又不知道前进的目的和意义为何,但又不能永远站在那里,因为如果你不动,一切都不会改变,你永远会挂在那里。

啊。

幸好在结局那里让我跟着喊口号了。否则就真的是“撑下去太苦了,苦得要命,不要再坚持了”。

而且说都说了,也顺手推荐上面提到的Edith Finch。这游戏还真的不能说太多,但是当我打到结局的时候我真的热泪盈眶。太强了,好像读完了一本百年孤独型的鸿篇巨制小说。

这三款游戏都是steam平台上的,虽然我现在已经投靠了epic爸爸的怀抱,但steam还是我的快乐老家。

大家有什么觉得有趣的好游戏也可以向我推荐呀,pc,switch,ps4,都可以我都能玩,没有设备限制。我特意换了个不会被【任何游戏】卡配置的电脑。体感游戏和VR游戏除外,我太穷啦买不起设备。恐怖游戏实在很好的话也可以推荐!我一个人是不敢玩的,但我会买了之后存在库里之后上b站云通关。我这么处理了层层恐惧和逃生和脑叶公司和the long dark和bad dream coma。

想知道我前面说的是什么游戏的也可以问。我随手安利。


紫杀。

日漫子博客:软炸鲜蘑

2020年3月起,所有的文章都需要转爱发电,不会再在lofter上公开发布全文。

普通同人会放在免费可见分类中,不适合小学六年级以下儿童观看(包括且不仅限于:主题沉重,内容敏感)的同人会放在仅付费可见的分类中,请自行甄选。

给我打了钱,就是上了贼船了。

爱发电是这样:如果想看该创作者的付费内容,那么有点像需要买会员,创作者会给你一个金额,你可以选择一个月或者几个月。这个期限过后,付费内容会重新对你封闭。

安全。省力。简洁。

当然我的付费内容仍然很大几率还是需要转ao3。但至少我没有公开传播该链接了。

——————————

匿名提问箱:https://peing.net/zh-CN/boccaroteapot?event=0

AO3:https://archiveofourown.org/users/boccaroteapot/works

冬叉文合集:https://archiveofourown.org/collections/mywinterbones

好兆头系列:https://archiveofourown.org/series/1389175



呱。

如果有认识我很久的朋友……从最早就开始关注我的朋友会知道,我最开始是不怕屏蔽的,因为我那时候想我反正不懂怎么写肉,所以即使有也不会伤害到我。

那是2015年,五年前。我是从贴吧来lofter的,在那之前我在新浪博客写作,来lofter的原因是,贴吧开始和谐关键字。

任何一个创作者,或者有创作经验的普通朋友都会懂得,你辛辛苦苦斟酌好的文字,因为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变成星号,或者干脆被直接吞帖,会有多难受。而且贴吧每贴有字数限制,一篇文或一次更新,需要分几次来发。很多时候你睡一觉起来会发现你这次更新里的中央几段消失了,上下文一下子就不通了。

于是当我发现lofter,我非常高兴,那时候lof还没有热度榜或入v或打赏等功能,就像个可以打tag的个人博客。

很多年纪小一些的朋友不知道那时候的lof好到什么概念:那时候没有敏感词。可能有比较严肃一点的朋友会说那也不是能看簧而已吗有什么区别,不,区别就是,你发布的文章,不会因为无法被解释清楚的原因发布失败。你的稿子不会丢失(是的那时候还没有草稿功能,发布失败就是没了)。我那时候是直接在lof上,发文字,然后在线编辑更新的,每次刷新,读者都能看到文章内容变了,有时候还能看到半句话。

现在是很难想象的事。

那时候我非常快乐,那时候lof的口号也是说个创作者还是文艺青年的一个乌托邦或者幻想乡,我忘记具体怎么说了,但大意如此。后来这句宣传语也不被提了。毕竟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

之后陆续有老师说,自己的肉被屏蔽了,要修改关键词。还有的老师说号没了,删光所有内容才恢复。

当时就像我说的,我觉得不会影响我,因为我不写簧,写正剧的时候都是拉灯党。我那时候写一篇五万字的中篇,漫威的一个冷cp,背景设定是九头蛇上台。

那篇文叫重生之国,是正经八百的群像正剧,故事结局是英雄们又胜利了,推翻了嗨爪,重建了美国。里面的sex片段我拉灯了,一是因为不会,一是因为那时候我的主要平台仍是lofter,有描写的话会影响我发布。

我那时候还没意识到自己是在自我阉割的。

然后渐渐的,一次两次的,我发现有几次,即使我没有写敏感内容,还是会被屏蔽。

但每次申诉,都可以很快解屏。

所以我没太在意,只是跟朋友开了两句玩笑。而且开始逐渐转移阵地,确保每篇文都在随缘上存有备份。

我那时候才隐约觉得,随缘给我的创作体验是真的好,只有切身地体会过困难和不便,这个困难和不便被移除之后,你才会真正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失去过什么。

不会被和谐的地方不是停车场,而是一块你真正可以写你觉得流畅的内容的净土。

之后很快,我找到了规律。我发现一些我会经常用的词,一旦出现,一定会使文章在不久之后被屏蔽。于是我开始规避这些词,或者实在不行,使用错别字和同音字代替。sex场景我使用蒙太奇式形容,拒绝直接描写,一笔带过。

接下来,如果你的文章里出现了敏感词,你的文章会在发布过程中直接失败。

再然后,即使没有器官描写,sex内容也会被屏蔽,且申诉失败。一些字,即使组合起来没有意义,但只要它们共同出现在了一行字或一句话里,也会导致文章被屏蔽。

这个时候我和朋友抱怨过几次不便,但我们都没放在心上过。

此间穿插着随缘换域名,换了一次,又换了一次。具体几次我已经记不清了。随缘躲躲藏藏,在被墙的边缘苟且偷生。这个词我真的没有用错,一旦随缘又上不去了,我们所有用户都像条流浪狗一样,流离失所,根本不知道该去哪儿。

然后因为某些zheng策收紧的原因,欧美圈渐渐好作品流入国内的变少了,我嗑了港基圈的一对儿cp,我开始为港片的一对儿cp疯狂产粮。我大概写了几十万字,随缘居是欧美同人专用论坛,这个显然就不能放随缘了,那么我选择微博。

我在此之前不怎么用微博,为了发文开始成为重度用户,我开了会员,每次更新都在微博上发长文章。然后18年年末的时候,我的一篇文章在头条文章上被屏蔽了。然后是第二篇,第三篇。发文字不行,于是我换图。然后图也开始时不时挂掉。

那段期间,随缘最后一次换域名,lof又一次整改,很多我的老朋友都失去了账号,然后我回过头去看那篇重生之国,发现好端端地挂了那么多年,现在也被屏蔽了,原因是涉zheng。

我那时候已经很生气了,但我想,我还有ao3。

至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一块地方,我是可以用中文去写作,发布,并且发布给和我使用同一种语言的朋友们,一起分享故事给人带来的快乐或悲伤或感动或启迪的。

然后19年夏天,我的lofter账号被封禁了。随缘也被墙了。

1516年lof人还没这么多,涨粉很难,我最后的时候有6k数量的粉丝,账号就直接这么被炸掉,申诉驳回,原因客服告诉我是lof是一个个人博客,不支持说其他内容。有经验的朋友告诉我,我可以把全部文章都删掉,这样有一定几率恢复,我拒绝了,因为那些故事,包括底下的评论,对我来说是比一切都重要的东西,重要过粉丝数和一个vip的头衔。曾经有很多时候我陷入泥沼,我觉得自己真的一事无成,人生都没有意义,我的努力和苦难对世界来说无关紧要,很多次都是我在深夜崩溃的时候点开几年前的评论区,看到一些朋友的回复,说我的故事有打动过他们,或影响过他们,我才觉得我还有一技之长,人生还有一点意义,我活着不是在做无用功。

——这可能在一些朋友眼里看起来会很偏激,但是其实这就是爱好能给人带来的力量。

你有没有过那种时候,明明只是普通的日子,你做了一件普通的事,然后忽然之间,你听到从你内心传来的满足的叹息,那之后的人生和你之前的人生都不一样了,好像在此之前你从未感到过幸福,在此之前你从未活过一样。那是你命定的事业在召唤你,然后你听到了,你回应了。

这个就是爱好。

即使在你眼里同人文是个很肤浅很幼稚的东西,在你生命里,也一定有些其他的东西你可以来做类比的。

然后那时我想,没事,我还有随缘居,我还有ao3,只是粉丝数而已,我随时都可以切回我旧号去看那些旧日黄金时代的鬼魂留下的痕迹来安慰自己。

新号我还在继续写,但任何我觉得有留存价值的,我都会在ao3上进行备份和外链引流。因为lof上的痕迹仍然可以消失,ao3上的留言和kudos我是永远有的。

那里是我的档案馆。

我要说明,工作原因,我有梯子,我仍然可以继续在ao3上发文,只是墙内的朋友不翻墙就看不到,甚至不知道而已。

那我又为什么这么矫情呢?我甚至不感到愤怒,只有无力和悲伤。因为别人家的孩子可以,而我不行。是我比他们更低贱,更卑鄙吗?是我做了滔天的恶事,所以来惩罚我吗?总有人对我说你不喜欢这里你可以离开。我可以,我也有能力和基础,再不济我也有用英文写作的能力至少用英文就不会被屏蔽。但问题是,为什么啊?如果我真的不喜欢这片土地,一定比现在更加快乐。我的问题就是太喜欢了,爱过头,太希望它好,太希望这里的朋友们能像别人家的孩子那样做自己想做的事了。我希望朋友们如果不喜欢,可以选择不做,而不是连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就像前面我说的,我是真的把写同人当做一件真正的兴趣爱好来写的,是那种你一生中找到的唯一的一个让你感到有意义的事业,我爱搞if线,我爱给他们不一样的结局。我搞同人比我在起点写原创带来的快乐都多,因为我不以盈利或成绩为目的,我是为了我的意义而讲故事的。

现在我只是感觉,我的路越来越窄,如今最后一条已经绝了。

前方已经没有了路。

我还能干什么呢?

我只是想给和我一样说中文的朋友们,用中文,正常地分享故事。这个要求真的很过分很过分吗?难道我们一直以来,就没有创造出任何的意义,任何的价值吗?就连一丁点儿都没有吗?

就算不是分享故事,就是正常的说话和讲述,也不行吗?

就是用中文说一些话,也不行吗?

为什么啊?

二月,我的微博被封了,月末,ao3被墙了。

今天还有老师小窗劝我说不要想不开,忍了就好了,反正这些年年年都在忍。墙是有必要的。要我理解。


一只两只青蛙叫又有什么用呢?锅里有十几亿青蛙,锅也不在乎。






我真的心累了。

事情发展到这个样子我也不觉得骂毒唯粉有意义了,这只是迟早的事。根本原因不在于小孩子没有底线做错事。

这就像一个社区规定,人只要长高超过一米就要杀头,你因为邻居小孩嘴贱说漏嘴了被杀,本质上该怪的不是这个小孩,真正邪恶的是谁,是什么,墙内大家都知道但是说不出口。

毕竟说了便要杀头。

我再次重复一遍,法是恶法。

这两天我骂人的文章我都删了。不再有意义了。所有人都是受害者,我们是被剥夺了娱乐和爱好,那些小孩是被剥夺了宽容善良的同理心和独立思考的能力。大家都很惨,这片土地上大家都是伤痕累累地跪着,同样身为奴隶,我不怒斥同类了。再如何可恶,她们也比一些东西可爱一万倍。

Q:您名字里的等级是自己想的前缀还是什么游戏或者书里的呢?

过去是跟游戏走的,一个日常规划升级游戏,将现实生活过成rpg。后来发现确实是缺少毅力,和我生命中的许多好习惯一样无法坚持,现改为每写一篇让自己觉得满意的东西就会升级一次。